香港码神论坛

邱国鹭林利军杨爱斌等对话霍华德:没钱加仓怎么办?

时间:2019-06-12 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admin

  5月8日,全球投资大师,橡树资本创始人霍华德·马克斯在聪明投资者“问道·周期”现场坦诚地回答了以上精彩问题。

  邱国鹭、林利军、杨爱斌等知名投资人、《周期》译者刘建位、聪明投资者总编小雅在与马克斯对话时提了很多犀利的问题,霍华德·马克斯给出了坦诚、详细的回答,对话干货很多,聪明投资者选取了最精彩的几个问答。

  邱国鹭:您也书里面也提到,2008年金融危机的时候,你们有一个有杠杆的基金。当时您第一次请客户增加投资,客户投了,第二次再请客户增加投资,那时候就在2008年年底,客户就没有投,您自己把它接了下来。

  作为一个职业投资管理人,如果当时你自己没有这个能力把它接下来,应该怎么应对?

  你也说,事后确实因为美国政府的政策应对非常正确,还是有一点点的运气。如果最后这个应对不正确了,因为那个时候我们并不知道政策会不会起效果,对一个没有能力代替客户来增资的一个职业管理人,应该怎么办?

  霍华德:我当时有一个杠杆基金,杠杆也不高,我们投资于一些高级的债券,它们从来没有跌破96,当时如果跌到88就要追加保证金了,他们威胁要这么做,所以我们找了投资者,要求有更多的投入,降低杠杆,他们就出了资金,相信了我们,我们从4比1的杠杆降到了2比1。

  然后,价格继续跌,如果价格跌到65%,就要追加保证金,他们威胁要再追加,所以我们要从2比1降到1比1的杠杆。

  在价格下跌的时候,人们会更加地忧郁。他们认为不是便宜的买进机会,他们认为会有很大的损失。在88的时候投资的人,在60多的时候可能就不愿意投资了,太沮丧了。当然,也会有个别人愿意这么做。

  我认为我有责任来拯救这个基金,所以我投了自己的钱,来取代一些投资者的钱。很幸运,投的钱没有很多,我也可以出这个钱。

  这也给我一个很重要的教训:在投资过程中,你要达到平均风险回报很简单,但是我们不满足,我们想有超过别人的投资回报、更好的利润。那么,更高的回报来自哪里呢?

  大笔的盈利来自哪里?好赚的大钱,是来自于做别人不愿意做的事情。如果你做的事情大家也都急着要做,并且跟你抢着做,你只有在出钱最高的时候才能做,这就意味着不可能成功。如果你是要买入,别人都不愿意买,你就可以低价买入,有很好的回报。

  我当时这么做(注:投入自己的钱),不是因为我想抢走投资者的机会,还是觉得我有这个责任。结果证明,这是我做过的最好的一笔投资。

  这个问题答案是,如果我当时没这笔钱,我就会求别人出这个钱,可能我能说服他们这么做的。但是,要是美国政府没有做这个决定,我也不可能成功。所以,你一方面需要承担风险,也需要一些运气,还需要一些聪明。

  我猜,你是在顶点或者谷底的时候去投资的,我觉得金融危机非常关键。过去几年,我们看到了几次主要的危机,2008年的次贷危机、1998年的亚洲金融危机等等。

  霍华德·马克斯:首先,尽管像你以及今天在座的其他人一样,我也看到了危机,但是并不等于,危机就有规律性。

  比如在90年代末,你看到有东南亚危机、互联网危机、全球金融危机,这时候会有一种幻觉,让你感觉一切的背后都会有泡沫,泡沫最后都会崩盘。

  但是以后未必是这样,我们可以有各种各样的熊市和牛市,熊市虽然令人沮丧,但并不一定是灾难性的。

  所以我今天要提醒大家警惕,我们未必会重演经历过的危机,但也不是说它们一定不会再重来。

  在我刚才的演讲里,我讲的不是起起落落,我讲的是,极端的价格和极端的调整才叫做危机和崩盘。

  今天很多人问我一个问题,我们是否处在泡沫中?接下来是否会崩盘?是否会经历2008年的情况?

  2008年金融危机的发生有三个因素,大部分崩盘都有这三个因素。一个是次贷危机,那是没有任何实质性东西的;第二,华尔街那些聪明的人,创造了一些杠杆的结构性工具来投资;而银行的聪明人,放了32倍的杠杆,而且买来的是风险最高类别的杠杆的结构性工具。

  但今天展望世界,我没有看到像次贷危机这么大的问题,也没有看到投资工具像过去CMO(Colleralized Mortgage Obligation抵押担保债券)、CDO(Collateralized Debt Obligation 担保债务权证)风险那么大,也没有看到银行把杠杆放到32倍。所以,我觉得美国不会有这样的崩盘。

  霍华德·马克斯:15年前,我们公司主要是做固定收益投资,15年前或者更早的时候,大部分新兴市场都还是主要做股票融资,他们觉得风险太高而不愿意借贷,所以主要是做股权。

  可是在过去15年中,新兴市场有能力借贷了,现在他们的杠杆比过去高很多,尤其是很多新兴市场借了大量的美元债。

  我们知道这有一个问题,你欠美元但是不能印美元,有些国家获取美元的能力又非常弱。今天对大部分新兴市场来说,主要的难度就在于,如果杠杆太高,还用美元借债,假如以后你的货币汇率相对美元贬值,偿债能力会受到影响。

  杨爱斌:我看了您的新书《周期》,篇幅最大的一篇竟然是讨论信贷周期,我的第一个问题想问短期您对信贷周期的看法。因为我们看了2008年金融危机之后,大家都在讨论去杠杆的问题。

  但是我没想到的是,到今天为止,如果把全世界所有的国家作为一个合并项来看,全球的债务和GDP之比居然创了历史的新高。而利率的水平总的来说是一个大幅下降的过程。

  你觉得,未来信贷周期会是在什么样的位置?我们这么高的债务,到底是通过一场通货膨胀来消除,还是通过一个痛苦的调整,通货紧缩,来让债务的周期回归到正常?这对我们来说非常非常重要。

  你刚才说到很多很难的问题,我认为世界上最神秘的东西就是通胀,你问到了会不会通过很高的通胀来解决这个问题,会不会有很多的债务,或者是会有通货紧缩?没有人可以回答。

  你也知道,今天在美国,十年期的国债的利率是2.5,在2005、2006、2007年,非常相似的经济增长率的情况下,利率是6.5。

  为什么今天是2.5?当时是6.5,我觉得没有人能够解释,我觉得没有很好的解释。当然也有几个原因:

  第二,钱太多了,人们太急着想要买证券,在人们太急着要买的时候,价格就会下降。也就是说在债券的时候,利率会很低。很多的国家预期是非常负面的,尤其是欧洲,他们的增长前景非常糟糕,也非常悲观,我指的是欧洲,经济活力、政治稳定都是这样子。

  关键是在欧洲,人们不会说这是我的钱,你给我多少利率来借钱,他们会说你能不能帮我把这个钱存起来,我给你一个保管费,也就是说,在欧洲把钱存掉的人拿到的是负利率,要给别人钱,因为他们对于经济的未来太悲观了。

  现在在同时发生很多事情,会不会有高通胀或者是通缩,这是完全难以预测的,在大多数的时候,我认为会和之前差不多。

  在过去两年,我们看到美联储想要加息,要利率接近正常水平,然后美联储就会有政策工具,如果碰到衰退就可以降息,但是市场给出了一个压力,四季度的时候市场特别的弱,其中的一个原因就是人们不希望央行加息。所以,美联储就退了一步,说要做QT。

  美联储也是犹豫不决的,不愿意加息,美国是世界上最强的经济体,其他的国家比美国要弱,所以也不可能加息,未来不会有很大的加息。如果经济走弱,利率会进一步下降,央行会降息来让经济走出疲软,有可能你会看到2%。

  小雅:您写过一本《投资中最重要的事》,您经历了50多年的投资生涯,有73年的人生经历。对您来说,人生中最重要的事儿是什么?

  霍华德:我会经常引用别人的话,我今天引用了马克·吐温好几次,也用了巴菲特和芒格。

  在生活中,我喜欢一个英国作家Christopher Morley说过的一句话,这世上只有一种成功,那就是以自己的方式度过这一生。

  我最重要的经验之一就是不能让社会来为我们定义什么是成功。社会可能定义成功就是最多的钱,最好的车,最好的房子。但是如果这个不适合我们,就不应该去追逐。

  我觉得在座每一位都能够取得自己的成功,可以按自己的方式来追求自己的人生。

  关键是你到底擅长什么?到底是什么能给你带来快乐?孩子们一直会问我,他们要不要去投资,你如果喜欢解决这些谜题,就很适合你,但是有些人可能喜欢固定的按钮,他们可以去做工程师,有些人很有创意,可以去做作家,去写诗。

  世界上最糟糕的事情是花一生的时间追逐社会为你安排的目标,然后在人生最后阶段发现自己浪费了时间。

  刘建位:十年前巴菲特现场来到中国,我有幸提问了巴菲特先生。今天霍华德先生来到中国,我又有幸来向你提问。

  我研究巴菲特,发现他最近十年的成功都源于2008年的全球金融危机。2008年9月15日,雷曼兄弟宣告破产。过了一个月,巴菲特在纽约时报上写了一篇文章,正在买入美国的股票,那年买的股票奠定了他最近十年的投资业绩并战胜市场。

  我翻译了霍华德的书才知道,雷曼兄弟宣布破产,霍华德就马上开始买入债券,而且连续15周买入,买了很多,取得了巨大的投资成功。

  巴菲特在文章中说,他的成功经验是在别人贪婪时恐惧,在别人恐惧时贪婪,这句话说的很简单,但是做到很难。我想问霍华德先生,你是怎么做到在别人恐惧时贪婪?

  霍华德:第一点,你要能控制自己的情绪,所有的人都受到相同的影响,看到了坏的消息,看到了坏的新闻报道,看到了不好的电视内容,很多人会觉得情绪不好,不愿意在价格低的时候买进。

  但如果你不能控制自己的情绪,你就不可能以低价买入,然后享受未来的良好收益。所以必须要能够控制自己的情绪,要有冷静的分析,而不是用情绪来左右自己的判断。

  你也讲到了雷曼兄弟破产,我在破产之后1到2天内写了一个备忘录,我说接下来怎么办?因为我也不知道怎么办,我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而且我在备忘里写了,有人认为金融体系会崩溃,结果只有两个,要么崩溃,要么不崩溃。

  这时你没有办法判断金融体系会不会崩溃,你也不能够证明会不会崩溃。在这种情况下怎么判断?我的答案很简单,如果系统崩溃了,我们的投资也不重要了。

  但是,如果不投资而且系统没有崩溃,那我们等于没有尽到自己的责任。从这个角度来看问题,你就知道我必须往前走,我们必须采取行动。

  所以我们决定买入,而且很幸运,因为这个时间正常的资金往往是20亿到30亿美金,但由于我们在2007年、2008年预测到了问题的出现,所以当时我们筹集了110亿美金的困境投资基金,我们把它放在架子上,有需要的时候投资,我们在2008年下半年的时候启动了这笔资金,这给与极大的购买力,我们可以召集资金,需要的时候有资金补充。

  当发生危机时,我们需要赚钱。赚钱有两个前提条件,第一得有钱,第二得有种,敢花这笔钱,当两者都具备,这就是成功的公式。

  这意味着什么?你并不需要谨慎、保守、风控、耐心、自律,选择性,你只需要有钱和有种。

  事实上,前面这些东西说得越多,更加谨慎保守,越是这样,赚的钱越少。有钱、有种,这是成功的关键,幸运的是当时我们两者兼备。六后彩开奖结果查询

Copyright 2017-2025 http://www.inmoeurope.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