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码神论坛

第三十六章 情难两全

时间:2019-06-13 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admin

  凌央知道说这话的不是他妹子,故把凌寻扔给旁边的丫鬟,劈头叱喝道:“是不是觉得不是自己的身体就无所谓要不是看在你所做之事是为了师兄,我早就除了你去!”

  附在凌寻身体里的小五对凌央凶神恶煞的怒斥满不在乎,反正不是第一次。到底是他妹子,会担心也在理。她又抬头看了看刚才画了记号的地方,舒心一笑,最后一丝灵慧魄已找到,接下来就只差两丝中枢魄了,殷哥哥,小五一定会救你回来

  见爱女已安全下来,凌肃芒亦不多说什么,心想着不知忘尘真人打算如何对待此事,毕竟此妖从未在此行过恶,若是杀之,未免有些不通情理。

  凌肃芒心下一惊,若此妖被收了去,那就前功尽弃了。真人是要舍了自己徒弟的意思吗

  见辜子淮缓缓走近,小五扯来身边的一个丫鬟挡在前面,神色紧张。凌家人答应过不为难她,今天又怎会杀出这么一个程咬金?她如今只有一丝元神存活,此人若要拿她是轻而易举之事。

  窦扣突然走出挡在了过道上,伸手拦道:“既然我与你是同门,那师妹的意见多少会听取一些吧。”

  “此救非彼救,把命数已尽之人用以邪术使之还阳,于生死轮回所不符,子淮自是要阻止的。”

  “妖亦可至情至性,心善守本,相比一些整天把天下众生挂在嘴边,做的却是铁面冷血之事的人来得更有人情味。”

  窦扣气得吹胡子瞪眼睛,这木鱼脑袋怎么油盐不进?她偏过头瞪着杵在旁边看好戏的嗜鬯,用眼神示意他带凌寻离开,可嗜鬯却装作一副看不懂的样子,两手一摊睁着无辜大眼。

  其实并不是嗜鬯不想帮,正如辜子淮所说,纵容邪术有违三界秩序,他只是个小小的蛇仙,还是安分守己些好,不然哪天下来个折子,让他去上边领罪可就麻烦了。

  这时凌肃芒出声打圆场:“诚如窦姑娘所说,此妖的所作所为并无恶意,真人可否看在她曾救小女于危难,暂网开一面?待我等商议出良策,再拿她也不迟。”一边说着一边用手在身后比划,意思让赵管家赶紧把人带走。

  看此阵仗是不容自己强行为之了,辜子淮甩了甩衣袖转身而去,凌央颇有深意地看着窦扣,扯开嘴角冷哼一声:“师妹看来明天我们又得一起用午膳了。”

  入夜,窦扣靠坐在廊前看月亮,这几日大大小小的事接踵而来,让她有些应接不暇,当初就不该跟着嗜鬯胡闹,归还了东西直接离开便是,现在吊着一颗心不上不下的,更不能说走就走了,世间的人情俗事还真是不要牵扯过多,实难抽身。想大叔是看尽了多少悲欢离合才能这般心如止水。

  窦扣点点头,刚才也想到了这点,明哲保身的道理她懂,毕竟历尽数劫好不容易才得以飞升。

  “曾经有人跟我说过一句话,‘生死契阔,与子成说,执子之手,与子偕老’她说这世间有一种感觉、有一个人是任何东西都无法比拟的,我那时无法理解这是一种什么样的心境,也不懂何谓男女之情,不过现在我似乎了解些了。”窦扣怅然道。

  “吾家有女初长成,你这年纪要是落在寻常人家,也是该婚配的时候了。”嗜鬯在她身边坐下轻叹道:“妖恋上凡人本就不该,一来凡人寿命有限,即便是修得了仙身,也不可能同一只小妖有结果,二来这殷伯珩的心都不在她身上,即便是把人给救回来了,先不说她会形神俱灭,就算给她完好无损,不见得人家会回报她的用情至深。”

  “记得有一次我跟阿良开了句玩笑话,说如果我下次遭劫落得个魂飞魄散的下场,你可有办法救我阿良就跟我提起了集魂重生之法,此禁术需妖灵塑人形时化成要救之人的形体再将其魂魄吸入体内,同时妖需自毁元丹,让身体换魂易主,要救之人便可重生。因妖的元丹灵力强过凡人魂魄,如若不毁,便无法附入,所以亦是以命换命之法。不过我也只是听阿良如是说,并没见谁如此做过。”

  “啧啧啧……先是被人炼化成魂晶,现在又要自毁救人,今日还差点被那辜子淮给收了,这白貂够可怜的。”

  “真没其他办法了吗”窦扣想不到到头来无论怎样都是悲剧收场,心中唏嘘不已。

  “你手无缚鸡之力的还想管那么多!哪有什么其他办法,有也办不到,我们当局外人看看热闹就好,免得惹出什么乱子,我回去不好跟仙尊交代。”嗜鬯嗖的一声飞到树上去了,隐身前还不忘伸出头来多唠叨一句:“我们可说好了,吃完宴席就回去。”

  窦扣朝嗜鬯消失的地方翻了个白眼,当初说要留下来看热闹的是他,现在怕麻烦说要走的也是他,都说女子善变,这人更甚!

  离公示的日子越来越近,到访的宾客也陆续多了,青漠庄一日比一日热闹,平日里经常去的园子,到处可见赏景之人,互相照面时只是礼貌的点头微笑。不少身着奇装异服的,听凌央说是西域某些小国的传统服饰。

  门庭若市之后,窦扣就鲜少出客苑了,凌寻确是每日都来找她唠嗑些时候,自从那日受了辜子淮‘恐吓’,小五就再没出来过,也不知是不是因为感受不到灵力,还是畏惧辜子淮,不过倒好,免得宾客胡乱揣测凌寻的怪异举止。

  辜子淮应允了凌肃芒,小五的事等公示过了再说,家丑不可外扬,眼下人多口杂,恐损青漠庄形象。

  窦扣并没有跟凌寻说集魂重生之法的后果,想来小五也是想瞒着,反正谁死谁活只能二选一,又何必道出徒增伤感。

  凌央还在生气,自从窦扣说出教她道法之人是辜子淮的师叔后,那脸是一阵青一阵白的。

  “我宁愿你变成妖!也不要你做我师叔!”凌央甩了这句后,这几日就再没和她说过话。

  窦扣本想告诉凌央说她算不上真正的祁山弟子,然一听到他居然诅咒她变成妖,窦扣便懒得去求和了,她也是有脾气的。

  今日艳阳高照,天气甚好,许是宾客多的缘故,庄里人手不够,连平日专属伺候她的婢女都暂时派去别的客苑帮忙了,窦扣倒不在意,反而觉得更自在。

  窦扣看看时辰寻思着今日凌寻怎的没有来正纳闷时,见婢女端着几盘糕点放在了石桌上,欠身道:“小姐今日在厨房做糕点,说是要给各苑的客人都送去一份,特别嘱咐奴婢先把热乎的给您送来。”那婢女指着盘中的糕点继续道:“这绿色的是绿豆糕,紫色的是紫薯山药糕,还有莲子糕,芙蓉糕……姑娘请慢用。”

  窦扣点头谢过,待婢女退下了后她每种都尝了一块,味道确是不错,香酥甜软,回味无穷,想不到阿寻不但人聪明,心地好,厨艺也不错,真是个难得的女子,只可惜天公不作美。

  继而想到自己那上不了台面的厨艺,除了她自己,怕是谁都不敢恭维,若能跟阿寻学到一种,就能做给大叔尝尝了。

  窦扣拍掉指尖糕沫,想唤来婢女问这厨房怎走,奈何今日苑中连一个下人都看不到,于是起身自行寻去,打算沿途看到下人再问。

  庄中如迷宫,景致各不同,只是每个园中的护卫都板着一张肃脸,与那旖旎美景格格不入,虽说窦扣需要问路,可那‘生人勿进’的表情实难让她上前,反正不急于一时,今日就当出来游园赏景好了。

  瞎逛到一个没有人的园子,窦扣被一簇开得茂盛的大花圃吸引了去,小小的身子蹲了下来,指尖触蕊,又是她从未见过的品种,好奇怪的花,居然没有香味。

  步伐轻盈,渐行渐近,声音有些耳熟,窦扣在花圃后一动不动,仔细想着自己是在哪听过,她无意躲藏,只是这花梗不矮,刚好盖过了她蹲下的身子。

  竟也有些耳熟,窦扣忍不住好奇拨开眼前几株花梗朝说话的两个女子看去,那两人皆是一身异域风情优伶装扮,头纱曳地,金鳞舞衣裹得身躯玲珑有致。

  窦扣朝左移了一小步,想看被挡着的另一人,这一眼让她整个人惊在原地,不可置信地瞪大眼睛。

  这张脸她是不会认错的,只是如今的于书娴已不是那种出水芙蓉的美态了,而是换成了一种让人感到阵阵凉意的妖媚。

  难怪声音觉得耳熟,那背对她的人应是那日在于府中见过的魔宫女子,只是不懂白发为何成了黑丝,她们到底在隐藏什么口中的安排妥当又是什么意思?若是受邀而来,何必是身掩人耳目的装扮?想来定不是什么好兆头。

  “小不忍则乱大谋,若是我现在杀了她,定会败露行踪,你别忘了,她还有个小跟班在此,我虽不惧,可万不能坏了魔君的大事。”木菁安慰道:“你放心,姐姐一定不会让她活着出青漠庄。”

  于书娴宽心地点了点头,自从入了魔宫,她便有了新的身份,成了魔宫护法木菁之妹——木苓。她不介意用姐姐已故妹妹的名字,她不介意姐姐只是在她身上排解思亲之情,只要能把窦扣付诸在她身上的痛苦千倍万倍还回去!让她借着别人的身份活下去也没什么大不了的。红姐统一图库图

Copyright 2017-2025 http://www.inmoeurope.com All Rights Reserved.